“穷”的病理探究(上篇)——穷是一种患病率极高的隐性疾病
来源: CoinOf小编 时间: 2019-01-16 00:00:00
摘要: 本周值得关注的大事件就是以太坊“君士坦丁堡”升级,时间是2018年1月16日,这个话题不少聊了,从去年到今年都快被说烂了,以太坊的币价也是一鼓作气、再而衰、三而竭,前两天有争议的点就是币圈的“分叉”与“升级”,现在也统一了,这次君士坦丁堡就是“升级”,产生两条可运行的链的才能叫分叉。



说在前面的话


本周值得关注的大事件就是以太坊“君士坦丁堡”升级,时间是2018年1月16日,这个话题不少聊了,从去年到今年都快被说烂了,以太坊的币价也是一鼓作气、再而衰、三而竭,前两天有争议的点就是币圈的“分叉”与“升级”,现在也统一了,这次君士坦丁堡就是“升级”,产生两条可运行的链的才能叫分叉。


最近币圈也是越来越冷清,大家走的走,散的散,留下来的无非两种:有信仰的,被套住的。笔者自认为属于“抱着信仰被套住的”那类。今天笔者就和大家聊聊有些人疑惑的部分——“为什么我投钱进了币圈,但是没有暴富?”


贵气与贫气


笔者的成长在一个很普通的家庭,往上数几代也是如此,上着普通的班,休着轻松的周末,过着普通的生活,偶尔父母和朋友们吃饭聊天会聊到说“有的人咋那么有钱?”然后大家你一言我一语,几句玩笑,哈哈一笑后各过各的平凡日子。


有钱人家的孩子笔者也接触过不少,他们身上那种气质是我这种普通孩子所不具备的,普通孩子也许能通过读书和修身养出些“气节”,但绝对养不出有钱人家的那种“贵气”。


就像之前看有人说——


“ 和睦家庭的孩子身上那种自信和阳光,我一辈子都学不来。”


有钱人家的孩子能养出贵气,没钱人家的孩子也能养出一些气。且不说普通家庭的孩子,因为他们至少衣食无忧,打小父母也没亏待他们什么,家境不怎么好的孩子身上会有“贫气”。


这不是一个贬义词,只是在行为举止上、举手投足间透露出的一种感觉。随着年龄的增长能打磨掉不少,但在人生选择上,这种贫气是很难除掉的。表现出的特点是——不计前提地发问,然后否定,最终自我否定。


如果家长注意的早,在贫气出现的早期就加以遏制并辅以正确引导,穷病就不会恶化甚至不会患病,但基本上没有家长这么做,因为他们自己也身患穷病,感受不到贫气的蔓延。


发问:好的投资机会在哪里?


笔者的母亲在高职院校任教,笔者接触过一些高职的孩子们,大部分家境不是很好。他们中很多人毕了业就是回家种地,少部分人选择在城市里打拼,聊天时聊起毕业后做什么,他们最喜欢说的是:


“ 现在的钱没有以前那么好挣了,你看这些当老板的,都是赶上了那个好年代,现在再做这些已经晚了,市场都饱和了。”


言罢会转过来问我:“你觉得有什么是值得做的啊?”


有个小哥这样问过我,后来父母帮忙联系到朋友的店里照看生意,一个月四五千,放在老家那个地方,这和一个副处级干部拿的差不多。干了两天觉得没意思,自己跑了。后来父母问他,他只说:


“ 这活没前途的,不能赚大钱。你们觉得我现在学个啥出来将来能挣大钱?”


这就很有意思了,学习其实很看天赋的,某些行当,有些人学得就是快,有些人一辈子都未必学明白。自我认识不清晰,听别人的意见只会越听越迷茫,反复尝试最后不了了之。


否定:不行的,这个还没...赚得多!


笔者高中时最好的朋友现在已经失联很多年了,最后一次联系时,笔者得知他一边在牛肉面馆打工,一边帮着亲戚带孩子。


这位朋友和笔者一样是学传媒的,只是学校差了点,大学里笔者把所有的学习资料都会分享给他,正规单位的实习机会也会带上他,慢慢的他不和我联系了,大三大四拉着实习说不来了,牛肉面馆缺人。


最后一次对话,笔者说,你好歹是科班出身,文案、设计、摄影、策划,随便哪一个捡起来练一练总比端牛肉面轻松舒服吧。


他就问说文案一个月能多少钱?


我就说只要你写得好,或者被某个平台签约了,稿费一篇一两百,写得好四五百、六七百都可以。


过了好久,他发过来一段文字:


“ 我看别人写一篇本科论文都要一两万,你说的这个也太少了吧?”


笔者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一篇好的本科论文,学这个专业的学生写都要扒一层皮,他说这个话反映出两个问题:

本科论文质量普遍低下,教育的失败;

自己并没有认真写自己的毕业论文。


嫌少,可以的,端一辈子牛肉面能活,活得是不是个人样我就不清楚了。


自我否定:我没那个基础,做不来的!


有朋友搞教育机构的,吃饭聊天时就聊到孩子,说这些孩子里最怕的不是成绩差的,而是成绩一般般不听劝的。


这些孩子特别喜欢问老师的是:“我可怎么办啊?”


老师们就认认真真讲该怎么做,但孩子们还是不会,因为他们关注的不是过程该怎么样,而是在问结果是什么。


这个问题也会出在很多大人身上,父亲曾多次帮一个亲戚创业,开过饭馆、搞过工程、弄过店铺,地段都选的很好,但最后都赔了,腆着脸来说:


“ 你们让我搞的这些,我以前都没做过,做不好的,人都不来我店里。”


好,那请你解释一下为什么大中午我们到店里的时候,你和厨子们都躺在桌子上睡觉?不在乎怎么做,只看自己赚了多少钱,这才是真正的掉钱眼里。


币圈里的贫气


币圈里笔者见过一些人——

发问:投哪个币啊?

否定:不行啊,这和那啥百倍币差远了。

自我否定:我再干点别的也不会,家当全投在这了,看线是更看不来了。


得了穷病的人到哪儿都是穷的,对这类人而言,富一时、穷一世,最贴切不过。


而有贵气的人,能折腾的人,努力摆脱贫气的人,往往是穷一时、富一世的。

@ CoinOf(www.coinof.com)

免责申明:资讯内容仅代表媒体观点,仅供投资参考,并不代表本网站观点。 凡因任何方式投资造成亏损或者盈利均与本网站无关,本声明未涉及的 问题参见国家有关法律法规,当本声明与国家法律法规冲突时,以国家法律法规为主。